首页 > 国足 > 正文

酒驾的张鹭等来传销的束昱辉,1文带你读懂权健兴衰史

编辑:2019-12-18 00:14:14来源于:

唯彩看球12月17日讯

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

这青苔碧瓦堆,俺曾睡风流觉,将五十年兴亡看饱。”

束总靠着墙,低着头,嘴里低声哼着。

声音很轻,但夜晚更静。

像是凶猛生长的藤蔓一般,这调子穿透了厚厚的混凝土墙,紧紧裹在每一根冰冷的铁栏之上。

数墙之隔外也有人低下了头,眼里噙着泪花。

不止因为他听出来这是《桃花扇》,更因为他曾是这席上宾客。

掐指一算,距离两人上一次推杯换盏已有近一年之久。

张鹭耳中有闻,若有所思。

右手不自觉地微微半握,轻轻撞了撞墙,举头、抬手,喉间耸动。

竟是隔空干了一杯。

说起来在束总身陷囹圄前,他俩虽称不上知己,却也偶有推心置腹。

一个是财大气粗的金主,一个是各方赞誉的门神。

这幢拔地而起的高楼,就是束总宴请包括张鹭在内,各方宾客的最好场所。

一、眼看高楼拔地起

51岁的束昱辉没有再低声吟唱,他已经一年没有听到任何人叫他“伟大的束总”。

他知道自己唱得不好听,也知道自己不是毕业于清华大学经济管理学院。

但信徒多了,钱挣够了,他把这一切也当成了真的。

2004年,束昱辉在天津注册成立了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。

束昱辉的自传《生命的代价》一书中有这样一段记载:“火龙液秘方只有束昱辉本人知道具体的调配程序。”

这是“百亿帝国”的第一桶金。

在国家知识产权局申请专利时,束昱辉披露了自己的秘方:红花、防风、升麻等中药,按比例混合后,使用白酒泡制三十天制成。

这款平平无奇的火龙液在权健集团的包装下,成为了“宫廷秘方”,疗效覆盖几十种常见疾病。

至于加盟方式,就连束昱辉自己想起来也笑了。

三天培训,花钱购买一张证书,一家火疗馆就诞生了。

日后,这7000多家火疗养生馆成了大厦最稳定的地基。

从2004年起,权健从保健品及医疗行业跨界至化妆品、金融、新濠天地游戏、房地产等多个行业。

仅仅14年的时间,束昱辉建起了一个难以置信的百亿商业帝国。

二、眼看宾客楼上坐

2015年,束昱辉一门心思的扎进了足球里。

但与老牌豪门天津泰达的合作不欢而散,哪怕他斥资6600万人民币买下了当红国脚孙可。

束昱辉说:“把没有说成有,是骗人;把没有做成有,是能力!”

这句话,被做成巨幅标牌竖立在天津权健肿瘤医院。

靠着一个孙可,铁了心要玩足球的束总砸下了尚处在中甲的松江,在天津卫另起炉灶。

他邀来了前皇马主帅卢森伯格,从巴西挖来格乌瓦尼奥、法比亚诺、贾德森组成三叉戟,聘请李玮锋担任总经理。

张鹭正是在此与束昱辉有了第一次碰面。

仅仅一年时间,中甲新贵就成了中超新军。维特塞尔、帕托、莫德斯特接连加盟。

中国足球膨胀生长的日子里,束昱辉与权健靠着庞大资本的支撑,站在了浪潮的前端。

这个星球上看起来没有他不敢邀请的宾客。

他说:“我去打听梅西的价格,人们认为我是疯狂的,但事实我就是这么做的,不是我报价梅西,而是梅西跟我报价了。”

“他们俱乐部跟我报价2亿欧元,梅西工资报价1亿欧元,收购梅西需要3亿欧元,差不多21亿人民币。这种事情不排除以后我会做的。”

造势也好,事实也罢,在一个市值接近200亿的庞大商业帝国面前,束昱辉沉浸在自己营造出的美好梦境里,无法自拔。

三、眼见高楼顷刻塌

束昱辉说:“我害怕,我害怕球员不喜欢钱。”

控股31家公司,对外投资22家公司,手握600多个秘方,如此惊人的财富是束昱辉说话的底气。

他甚至放话要在5年内让权健的营业额达到5000个亿。

身为权健队长的张鹭自然也乐在其中,而俱乐部又是权健集团的招牌。

2018赛季有些糟心,首次参加亚冠就杀进八强的权健在联赛中一路沦落至为保级而战。

在最后一轮战胜冠军上港后,似乎耳濡目染了权健集团企业文化的张鹭端起大喇叭喊道:“我们所有人都没有庆祝,因为我们觉得,作为天津球迷,就TM不该为了保级而庆祝!”

一席话,有了几分劝人加盟的豪气。

可就连张鹭自己都没有想到,冬歇期还在迪拜集训的权健,竟等来了束总锒铛入狱的消息。

更没有想到的是,大半年后自己因为酒驾与束总在狱里相会。

四、尘埃落定

张鹭噤了声,不知道是否为这样的相逢而后悔不已。

束昱辉低下了头,尽管他擅长造梦,但冰冷的铁窗才是如今的现实。

眼皮愈发沉重,他想起自己说过的那些话。

“我都不想赚钱了,我感觉到赚钱没意思,没地方花钱。”

“今年投入10个亿人民币,让30场比赛给5000万人带来快乐,太便宜了。”

······

重新梳理权健从建立到崩塌的时间线,束昱辉用14年时间构建出了一幢美轮美奂的万丈高楼,只用了一个月时间就分崩离析,又用了一年尘埃落定。

2004年,权健自然医学科技发展有限公司成立。

2014年,权健集团有限公司成立。

2018年十二月,权健事件爆发。

2019年一月,公安机关立案侦查。

2019年三月,天津权健更名为天海,被新濠天地游戏局托管。

2019年十一月,束昱辉等十二人涉嫌组织、领导传销活动等罪案被提起公诉。

2019年十二月,束昱辉当庭认罪,择期宣判。

束昱辉歪着头呢喃着: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。这青苔碧瓦堆,俺曾睡风流觉,将五十年兴亡看饱。”

(全文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