首页 > 欧冠联赛 > 正文

大器晚成的他,重新定义了门将

编辑:2020-11-06 00:20:34来源于:

1991年4月的一个午后,阿贾克斯队主力门将斯坦利-蒙佐,在比赛中因踝关节受伤提前离场。顶替他出场的那个年轻替补,你看了可能会笑。

20岁的艾德温-范德萨长着一副招风耳,瘦得像根竹竿,全身上下一套紫色装备,一双大长腿将运动短裤穿成了迷你热裤。由于事发突然,他只能在禁区内匆忙进行热身运动:球门线前,他活蹦乱跳,像只跃跃欲试的小鹿。接着,他开始了自己长达20年的传奇职业生涯。

范德萨在疫情期间的居家“工作服”

没人意识到,这名20岁小将,会在日后重新定义门将这个足球场上最特殊的位置。

范德萨之前的门将——至今仍能在一些英格兰低级别俱乐部中看到——通常长得虎背熊腰,他们选择守门的主要原因是因为他们踢不好球。你身边也一定那种踢球用力方式有问题,但瘾特别大的球迷——他们一般会被派去当门将。

足球界有句谚语:门将都是疯子。他们的职业寿命比场上其他位置的球员要长,但大部分仍会选择在35岁左右退役——在他们显得笨拙和愚蠢前。主教练几乎不会特意关照他,除非他被对手穿了裆。但范德萨扭转了人们对于门将这个位置的刻板印象。

许多改变时代的伟大人物,在发迹前都不被人看好。年少时,没人看好范德萨的足球前景,甚至连他自己也从未想过要成为职业球员。因此当1988年,阿贾克斯二队给了范德萨一次梦寐以求的试训机会时,他的亲友团还在场边拉起了一条玩笑式的横幅:穿橙色战袍的范德萨(意指范德萨有为国家队出战的实力)。

谁都没想到,范德萨日后果真成为了橙衣军团的一员,还以130次出场纪录,荣膺国家队传奇。

他是幸运的,因为他出生在了荷兰。自上世纪60年代以来,荷兰足球一直苦苦寻找着范德萨这样的门将。当年克鲁伊夫和米歇尔斯构想“全攻全守”足球时,克鲁伊夫曾对一位完美门将有过如下精准描述:一位戴着手套的进攻球员。

克鲁伊夫常常思考,如果门将仅仅只是用来守门,那足球场上没必要存在11个人。因此他想要一位能够踢球的门将,“如果你手上有11名踢球的球员,那岂不是就在人数上占据优势?当然必要时,其中一个刚好能守门。”

范德萨就是这样的门将——全攻全守足球长久以来缺失的重要一环。他左右脚能力平均,精于一脚出球。事实上,他完全有能力在门将以外的位置踢出名堂。1994年美国世界杯期间,他就在位于佛罗里达的荷兰队训练营里经常客串前锋,甚至踢得比其他前锋还好。克鲁伊夫甚至将他称为“阿贾克斯最好的得分手”。

范德萨在其他方面,也展现出了一位现代门将的特质。传统印象中,门将会因做出扑救动作而得到表扬,但范德萨尽量不去扑救——相反,他会组织后卫进行防守,从而避免让自己做出扑救。毕竟,每一次精彩的扑救,通常意味着球队防守出了问题。

观看范德萨的比赛录像,你会惊讶于他站位的合理性——以至于对方前锋经常把球直接射到他怀里。比赛中他很少出彩——他是一名无聊的门将——但这也意味着他很少失球。而当他不得不做出扑救动作时,他总能化险为夷。

此外,他还具备一名理想门将所应有的性情。在荷兰球迷口中,他有一个亲切的昵称——“冰兔子”(ijs konijn)。范德萨从不疯狂,他甚至表示:“我经常会看到一些平日里很安静的孩子在球场上失控,所以我宁愿人们说我是‘死人一个’。”

关于这一点,我向范德萨在曼联效力时的队友朴智星求证过,韩国人的回答是:每个人身边总有那么几个破坏气氛的话题终结者,范德萨就是其中一员。

荷兰人的体型也符合现代足球的变化趋势。那些虎背熊腰,能在禁区内为拦截一次横穿而撞开所有人的英式老门将(比如前阿森纳门将大卫-希曼),从90年代开始便逐渐消失。哪怕在身体对抗激烈的英格兰,裁判员也不再任由前锋在对方禁区内肆意推搡和犯规,因此球队不再需要大卫-希曼这样的门将。新一代的理想门神是一名高大的体操运动员,范德萨便是如此。

这也解释了为何他能在24岁,就早早成为国家队一号门将。同一年,他还跟随阿贾克斯赢得了欧冠冠军。可是接下来的一次职业选择,让范德萨原本高扬的职业轨迹,急转直下——1999年,范德萨加盟尤文图斯,成为了俱乐部历史上第一位非意大利籍门将。

事实上,他本有机会在最后时刻扭转这一切——

那天他正在阿姆斯特丹机场候机,准备飞往都灵进行签约。此时他的手机响了,打来电话的是弗格森爵士!范德萨当然也心动,毕竟那是曼联和英超联赛登峰造极的年代。但他谦卑地在电话里选择了道歉,他觉得自己既然已经答应了尤文,就不能食言——毕竟尤文连机票都替自己买好了。

之后的许多年,曼联几乎以每年一个的频率持续签入高薪低能的失败门将。弗格森后悔自己当时没有早一天给范德萨打电话。

但后悔的又何止弗爵爷一人?范德萨加盟尤文后,也开始后悔。在都灵城,他有史以来第一次失去了信心,比赛中频频犯下Papere(意大利足球术语中,将全部责任归咎于门将的低级失误),尤文甚至还因此带他去做了视力测试。2001年,斑马军团以低廉的价格,将荷兰人抛售到了西伦敦一支坐落于居民区内的小球队——富勒姆。

2001年9月的都柏林,球迷见证了范德萨职业生涯的最低谷。荷兰队客场负于爱尔兰,没能晋级02年韩日世界杯。赛后回更衣室的路上,他经过一个小桌子,一切看起来无可避免——他抬起自己的大长腿,冲着桌子就是一脚。但戏剧性的一幕此时发生:小桌子纹丝不动,范德萨故意将腿抬高一英寸,轻巧地掀翻了桌面上的一个塑料杯——这就是范德萨,脚法精湛的冰兔子。

那一年,所有人都认为他的巅峰期已过,毕竟这位前世界最佳门将在富勒姆度过了4年时光。

每个国家对门将这个位置有着不同标准。在荷兰,一位理想的门将是戴着手套的进攻球员;在意大利,门将的首要职责是不能犯错;在英格兰,门将只要不犯低级失误,都能被容忍。

大部分主教练都对门将存有误解和低估。新濠天地游戏经济学家柏恩德-弗里克通过研究德甲联赛的薪资结构时发现,门将的薪平均水比其他位置的球员低,但平均年龄却相对更高。造成这一现象的主要原因,很可能关于管理学中的“策略性忽视”:哪怕伟大如弗格森和温格,也将守门视作一项战术体系之外的手艺——自然,他们也不愿意给门将开高薪。

但接二连三的愚蠢选择,还是让弗格森在2005年决定在范德萨身上搏一把。荷兰人对此惊讶至极,毕竟那时他已34岁。大部分球员在这个年纪已过巅峰期,范德萨甚至一度都开始为自己与富勒姆的合同到期后做打算:回到自己年少时踢球的业余队,改踢中锋。“进球还是足球比赛中最有趣的事。”他坦言。

但范德萨的如意算盘没能成行,因为他职业生涯的巅峰刚刚到来。在曼联,他不仅斩获英超联赛三连冠,还在2008年的莫斯科冷雨夜中,成为了全世界最耀眼的足球英雄。

那一年的欧冠决赛来到点球大战,过去的120分钟里,曼联和切尔西1-1难分伯仲。范德萨不擅长扑点球,切尔西似乎也早就觉察到了他这一致命弱点:点球大战中,范德萨几乎全都扑向自己的右侧,而切尔西的前六名点球手都故意踢向他的左侧。范德萨没能做出一次有效扑救,当时他一度认为自己活该输掉比赛。然而此时,特里的滑倒,拯救了曼联。

这一段小插曲,让范德萨幡然醒悟:是的,他发现了规律。当切尔西的第7名主罚者阿内尔卡走上点球点时,范德萨挑衅式地指向了自己的左侧,嘴里念念有词:“你们都往这边踢。”阿内尔卡愣了一下:他被看穿了。情急之下,法国前锋匆忙踢向了门将的右侧。范德萨此时几乎是带着微笑向自己的右手边扑去,稳稳将球拒之门外。

职业生涯的最后几年,人们都以为范德萨的视力连同他的竞技状态会严重下滑,但事实并没有。“每个人都会自我怀疑,作家、艺术家、足球运动员都是如此。但有那么一小部分人,克服了自我怀疑,逐渐取得进步。”

大器晚成的范德萨,也改变了传统意义上,人们对门将职业生涯的理解。

范德萨曼联生涯扑救集锦(来源:)

一名理想的足球运动员,有两点特质:一副成熟的头脑,配上一双年轻的大腿。这两点在门将身上尤为显著。荷兰前国门尤普-希埃勒曾解释道,“门将的工作职责是发现问题,识别情况,最终给出解决方案。这是一门熟能生巧的活。”一位年长的门将能迅速阅读对手的进攻,并有充足时间组织他身前的防守。但年轻门将很难做到这一点,因为他们往往只有天赋。当他们偶尔犯错之后,便开始了无止境的自我怀疑:范德萨在曼联队的前任,前美国国门蒂姆-霍华德便是一个典型案例。

范德萨本可以继续职业生涯,但2009年他妻子的脑部病症改变了一切——

当被问及为何选择退役时,范德萨的回答简单而温情:“从我妻子生病的那一刻起,我就再也无法专注踢球了。”他回到了荷兰,做了一年全职丈夫。如今,妻子早已康复,他又回到了足球场,担任阿贾克斯队营销总监。

范德萨从不相信英雄主义,“他自己也说,一个人没必要在40岁后还尝试做超人。”弗格森爵士感叹道。

一堂训练课后,鲁尼在浴室里打量着范德萨的身材,怂恿他再踢两年,荷兰人没有理他。

费迪南的赞美最能展现范德萨的价值:“他刷新了我对门将这个位置的认识。如果有朝一日我站上主教练岗位,我需要一位在特点和能力上尽可能接近范德萨的门将。”

话说回来,谁不需要呢?